走在地球最冷的地方,他告诉大家全球正在变暖……

  “在被冰川环抱着的世界,一滴水或者一块儿冰,都能够让我感受到地球的脉动,但是冰川融化让我感觉地球的呼吸愈发沉重……”

温旭在慕士塔格峰

  电话另一头的温旭现在正在云南,为将在10月份举行的环境体验活动做准备,这场活动本来是定在近期举行,但因为南方持续的洪灾,温旭和他的团队只得将活动延后……

温旭在云南

  “洪灾在一定程度上和气候变暖也有联系,让大家认识到气候变暖的严峻形势迫在眉睫,这不仅仅是为了我们自己的几十年,更是为了人类的未来……”

  温旭,冰川科考研究员、国家登山队队员、第四纪地质学硕士。1987年出生的他从16岁开始登山,曾在珠峰、南北极创造过多个科学探险记录,是中国屈指可数的兼具科学背景和顶尖探险能力的科学探险家。

温旭在南极徒步

  缘起:《垂直极限》

  缘分始于一个夏天,一部电影点燃了温旭的青春,“电影名字是《垂直极限》,看的时候情不自禁就会想自己能不能和主角一样,去冒险、去做些不一样的事情……”

  十几岁的少年,正是叛逆、渴望得到认可的时候,哪个人不希望自己是酷酷的呢?《垂直极限》成功点燃了温旭心中的”火“。

  15岁的他,用自己的积蓄报名参加了登山培训,培训结束温旭通过论坛报名了玉珠峰的攀登活动。这是温旭人生的第一次高海拔攀登,最终在距离顶峰50米处,年仅16岁的他出于安全考虑,决定放弃登顶。

2018年温旭登顶珠峰 温旭云南训练

  这次没有登顶的经历让温旭获得了父母对他攀登的绝对支持,“他们认为我有足够的安全意识和对风险的判断把控能力。”在温旭日后的登山、探险活动里,这次“安全胜于登顶”的经历也都在持续影响着他。

  温旭做事目标导向明确。在他决定以登山为梦想的那一刻,他就开始了准备工作。“那时候搜集相关资料,知道了登山需要非常强大的身体素质,我就开始进行锻炼了,”跑步、骑车、游泳等,从初中到高中,再到大学,他从未间断。

温旭云南训练

  大学时期,因攀岩特长,温旭被特招到地质大学。

  他了解到,地大登山的历史有很长,国内第一批登山老前辈就是从地大选拔出来的,但那一批之后中间间隔了二三十年,地大基本没有登山队了。“我希望把地大的登山精神继续传承下去。”就这样他组建了登山社团。

  不断攀登,然后呢?

  曾经的温旭也设想过自己的未来,当一个普通的白领,登山是业余爱好,但一次经历打乱了他的计划。

  一次中科院科考队员在慕士塔格峰进行科学考察,任务是在慕士塔格峰6000米左右建一架气象站。任务完成得还算顺利,只是在下撤途中发生意外,需要协同救援。

温旭在探险途中采集雪样

  彼时,温旭刚刚从地质大学工商管理系本科毕业,被保送本学院研究生,正利用假期在慕士塔格峰带队。他还不知道和中科院的这次萍水相逢能够彻底改变他的人生轨迹。在参与救援的过程中让温旭和中科院建立了联系,用温旭的话说,“开拓了一条新的道路”。

  事后中科院的老师和他聊了很多,鼓励温旭申请到中科院青藏所学习工作,结合登山的特长,去高海拔做冰川科考项目。

  科考让登山一下有了新的价值。“为什么不发挥探险特长,和科考跨界互补呢?”像是发现新大陆,温旭觉得找到了自己最适合的路。

温旭在南极徒步

  但3年后,当他从一个探险者终于成为冰川研究者,面对中科院的直博名额,温旭放弃了。“那时也很迷茫,只是觉得再读下去不适合我,但是我也不知道未来到底在哪里……”

  “那时我离死亡只有一步之遥”

  没等温旭想清楚未来在哪里,一次科考让他差点丢了命。

  龙匣宰陇巴冰川,温旭走在队伍最前边,脚底一软,掉到了一个冰湖里。当时他的身上背着20多公斤的仪器和装备,掉进去后身体开始往后仰,温旭顺势往后,用冰镐去敲击冰层,把不能承重的冰层敲碎后,找到了一个支点,翻身上来。全程快到只有不到30秒的时间。

  当时本能的自救反应并未让温旭觉得害怕。事后他才感到后怕——“没有自救意识和技能的人很难上来。令人感到恐惧的是,当时是5月份,还没有入夏,完全不是冰川上温度最高的时候,在海拔5500米的位置,居然有这么大的冰湖,这种冰川上的变化是以前从来没想到过的!”

温旭徒步南极 横断山脉

  这次事件对温旭触动很大。再联想到他的人生导师——著名极地探险家博格·奥斯兰对他说的:“北极冰盖在5年前的直观厚度是5米,现在却只有3米。”一整晚,他忍不住想生命里有关冰川的一切,慕士塔格,雪线后退已近500米;北极,他曾走过的路,冰面已成浮冰,“现在的北极要通航了,这在以前都是不敢想的……”

  冰川是气候最敏感的指示器。气候变暖,温旭也曾觉得很遥远,他从未想过自己有天会在山上掉进湖里……越想越深,仿佛一个重要发现,他真想为此做点什么,可又能做什么呢?

温旭在南极给雪样编号

  <2℃计划:未来我可能再去一次南极

  那次回来后,他与伴侣虎姣佼商量再三,决定发起“<2℃计划”——通过人类首次穿越地球三极的科学探险来呼吁公众关注全球气候变化,共同追求可持续发展的未来。

温旭在北极格陵兰岛

  2018年,温旭完成了珠穆朗玛峰登顶科考任务;同年他组建了中国第一支极地探险队,带领中国青年探险家、企业家、艺术家、大学生一起,穿越北极次大陆格陵兰岛,沿途采集了重要的冰雪样品和生物多样性等数据;智利时间2020年1月9日下午14:50(北京时间1月10日凌晨1:50),温旭和德国探险家AnjaBlacha一同抵达地理南极点。

温旭在北极

  58天时间,温旭以越野滑雪的方式拉着185公斤的行李,走了1400公里,成功抵达南极极点,成为世界上首位从南极海岸出发、单人无助力、无补给抵达南极极点的探险者,并带回了重要的科研样品。

南极点

  到达极点后,温旭在南极一望无际的白色荒原上,兴奋地借助大风享受了一次低空的风筝滑雪,“风筝滑雪的感觉就像驾驶帆船一样,大风一直吹着我走。”

温旭在南极的暴风雪搭建营地

  这一次,原计划穿越南极大陆的温旭因为种种原因,在极点选择了止步,“等我做好准备,未来还要再尝试一次穿越南极大陆。”穿越虽有遗憾,但温旭已经没心情遗憾。灾难频发之下,呼吁气候变化,成了他更加认定的人生目标。

  作者:李秋莹

  图片来源:温旭提供

【编辑:姜雨薇】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ropiaazizherbal.com